2012年7月30日 星期一

到底能不能用日本水彩紙


在我的「水彩工具入門(1):談水彩畫用紙的選擇。」一文中,我所列出來水彩紙條件有以下幾項:

(1) 純棉製 (100% cotton)
(2) 無酸 ( Acid free)
(3) 厚度需在300gsm(140 pound) 以上。

那很顯然,幾乎市面上所有日本的水彩紙都不能算做是水彩紙,但很多人認為日本水彩紙的顯色力比Arches/Sanders要好。應該也是不錯的水彩紙啊,那為何本格主不推薦使用?甚至不認為它們是水彩紙?
其實答案很簡單,說日本水彩紙好用的人似乎忽略了以下的問題:第一,日本水彩紙是一個不精確的總稱,在台灣的美術社裡,我曾看過的日本製水彩紙有高登(Gordon)、馬美度(Mermaido)、帕美斯、MO,請問一下說日本水彩紙好用的人,你說的是哪一種?要是不幸有初學者興沖沖地跑去買到了MO紙,那是一種表層無上膠的吸入性紙,我保證他完全無法施展他所學到的任何技巧。吸入性紙是用來畫日式膠彩畫用的,顏色都加上了膠所以能留在畫紙表面,但一般水彩顏料是做不到的。
第二,日本製水彩紙是由木漿纖維製成。這會造成一個很不利於水彩畫者的現象:木漿纖維比棉布纖維短上90%,只有棉布纖維的十分之一長,所以蓄水力也只有十分之一。換句話說,木漿纖維紙在塗上水後的乾透速度會比正統水彩畫紙快上許多,所以很不利於渲染法的使用。下面就是我用同為St. Cuthberts Mill出產的Bockingford (巴京夫水彩紙,學生級廉價畫紙) Sanders Waterford (山度士水彩紙,專家級水彩紙) 所做的乾透測驗,要注意Bockingford Sanders Waterford是同一紙廠所生產的水彩紙,我的紋路選擇也都是冷壓,厚度也都是300gsm2所以唯一差異只有在於Bockingford是木漿紙;Sanders Waterford 是棉布紙。在同一環境下所做出來的實驗方法與結果如下所示。
  • 實驗方法:在兩張10X14英吋水彩紙上以天然海綿上兩次清水使紙面呈現完全潮濕狀態,並用一隻ISABEY半貂毛一英吋扁筆吸取畫紙表面凹陷處多餘的水分。然後平放使其在攝氏26度的冷氣房中等待乾透 (也就是無法使顏料渲染開的程度)
  • 實驗結果:
    • Bockingford(巴京夫水彩紙)乾透時間:19517
    • Sanders Waterford (山度士水彩紙)乾透時間:43182
所以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棉布紙的乾透速度較慢,對於水彩畫者來說在水份的操控性上更佳。這對水彩初學者/畫者來講是很重要的條件。使用好畫紙能減少水分操控失敗的機率,就能更減少學習上的挫折。請不要跟我說甚麼初學者應該試圖學習使用不同的紙云云,假設你今天是一個跳傘初學者,你會買次級的降落傘來試跳嗎?水彩已經是公認失敗率極高又不易修改的媒材了,請不要再給自己增加麻煩。再者,雖然看起來好像木漿紙的潮濕時間夠長了,但是要注意以下的問題。
  • 這是在26度中做出來的實驗,在36度的戶外陽光照射下實際上乾透速度會更快。
  • 渲染法必須在紙面呈現潮濕時施用為最佳,也就是在紙面水光變弱而仍未消失時,這段時間非常的短。濕透的紙面跟水光已消失的紙面是不適合一般的渲染法,前者顏料容易失去控制隨意奔流、後者很難分辨紙面是否還能暈開顏料。換言之,這個乾透實驗是要呈現棉製與木漿製水彩紙的含水力差異,實際上在作畫時要考慮到的變因更多。但是含水力強的紙可以給畫者比較多的彈性時間
第三,說日本水彩紙顯色力較佳的人很明顯對水彩材料學知識不足。日本水彩紙「看起來」顯色力較佳基本上是因為表面紋路淺(非模造紙的特徵)纖維經過化學漂白。表面紋路淺理論上會讓顏色看起來較亮是很正常的。因為紋路越深造成的紙面起伏越大,突起的地方會造成許多細小的陰影,也會讓完成畫作上的表面光散射現象越趨嚴重。而這早就不是甚麼新問題了,十九世紀維多利亞時期的畫家在使用1800年開始生產的華特曼(Whatman)紙時就發現這問題,所以發展出在紙面上塗上三層鋅白(Chinese White)再作畫的技巧。這樣處理過的畫紙保證比市面上所有畫紙顯色力要好,而且我非常驚訝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居然有一堆畫者不知道顏料廠販售阿拉伯膠是要做什麼用的。它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消除表面光散射,你沒有必要用較差的日本製水彩紙來獲得所謂的「顯色力」,只要在完成的畫作上塗上一層阿拉伯膠就OK了。這樣處理過的畫面保證鮮亮無比。
再者,日本水彩紙很少標榜無酸,這是因為纖維經過化學漂白的結果,比較白的畫紙當然比較不會影響顯色。就好比原始山度士水彩紙的象牙白底色對於冷調畫面就比較不利,但是目前大多數的水彩紙廠也發展出了特白的水彩紙。而這種特白的水彩紙跟日本製水彩紙最大的差異就是前者是不經化學漂白的。化學漂白過的紙如前所述帶有酸性,對於畫作的保存跟某些對酸性有反應的顏料是會有嚴重影響的。
所以本文寫到這裡,我想傳達的概念很簡單:就是沒有必要鼓勵初學者使用較差的畫材,更沒有必要練就甚麼「拿到某張紙就能立刻判斷紙質並做畫」這種荒謬的神功。「拿到某張紙就能立刻判斷紙質並做畫」是個邏輯上根本辦不到的事,我習畫至今十五年來從沒看過有人能在衛生紙、雪面銅板紙、以及塑膠瓦楞紙上畫水彩的人,我很想見識一下有此神功之人並開開眼界。也會有人拿經濟性作為理由,我想問一張四開的Arches 300gsm2 在台灣只賣65~75元的今天,你真的覺得經濟性是個理由嗎?
當然水彩畫者有權利選擇自己所喜歡的媒材,這點無庸置疑。但我希望在做出選擇的時候,畫者能好好權衡自己要的效果是不是有更好的方法,而不是犧牲許多便利性來換取所謂的「顯色力」。最後本文以Gordon Mackenzie The Watercolorist’s Essential Notebook— Landscape中的一語作結:

Give yourself a break. Buy quality paper (讓你自己輕鬆些吧,買好的紙)

5 則留言:

cindy Liu 提到...

請問一下你的Arches 300gsm2 只買65~75元是在哪一家買的? 我還沒看過這麼便宜的價格耶 之前還有人一張買95

LIAU HAO-HAN 提到...

日本mermaid水彩紙當然是水彩啦!三十多年前日本holbein 就在日本賣這個紙!其實mermaid(馬勒水彩紙)和純棉水彩紙一樣經過內部加膠處理適合畫水彩!它是無酸中性紙,作品可以長期保存。

apin 提到...

分析的很精闢,日本水彩紙很不穩定,從沒被我喜歡過,不知為何被臺灣的高中美術班招生委員會指定使用?而且高登水彩紙應不是日本水彩紙,只是臺灣人都這樣稱它。

apin 提到...

分析的很精闢,日本水彩紙很不穩定,從沒被我喜歡過,不知為何被臺灣的高中美術班招生委員會指定使用?而且高登水彩紙應不是日本水彩紙,只是臺灣人都這樣稱它。

蕭敏 提到...

(阿去死)紙就是我的最愛。
無論價格多少,我餓肚子也要畫這種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