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日 星期一

(譯文)如何調出合適的綠色(II)-系統性綠色調和法則



原文:Bruce MacEvoy 網址:http://handprint.com/HP/WCL/tech34.html

事實上,我們有一個很基本與簡單的綠色調和法則。這個具有系統性的法則能有效點明如何挑選調出綠色的顏料與解決一般畫者常遇到的綠色調色問題。使用這個系統性的法則能讓所有畫者調出心中所想要的綠色。

我們先把所謂的「原色」(譯者:指的是三原色或六原色系統)這個錯誤的教條拋開(譯者:原色理論是錯的,以後會寫文簡單證明);並且把像色相環這種坊間過度簡化的色彩學理論也不論。我們回歸一個最簡單法則:調出正確的綠色需要三個顏料。一條或是兩條廠商生產的顏料是絕對不夠的。

這三個必須的顏料包含:

  •    一個綠色的顏料,它可以是用單一色粉所製的純色,也可以是廠商先調好的方便性的綠色(像是樹汁綠sap green, 虎克綠 hooker’s green, 永久綠 permanent green),更可以是你自己已經用黃色跟藍色所調出的綠色調。
  • 一個黃色或藍色顏料,用來調整你之前所擁有的綠色色調(譯者:就是讓它偏黃或偏藍)。這個黃色的範圍可以從綠金/檸檬黃(帶有綠色調的黃色)到橘黃色;那藍色可以從紫藍色 (群青 Ultramarine) 到藍綠色 (譯者:像鈷土耳其藍 cobalt turquoice 或好賓牌的孔雀藍 peacock blue)
  •  一個增加暖度或中和綠色用的顏料,它的範圍從橘色到紫色都可以,取決於你所想要得到的綠色色調。(少量使用黑色也是個可行而且有效的中和法)

譯者:看到這裡大家可能會有點霧煞煞,因為原文沒有實例證明,所以這裡譯者只好獻醜提供一個實際上的應用例:以下是我的咖啡豆罐子,有個綠色的蓋子,我想要調出紅線框中的綠色。
但我的調色盤長這樣,沒有相同的綠色。
 
所以我在挑選要調出這綠色的顏料時,我就依照Bruce MacEvoy給的法則,一個一個去挑出我要用的顏料:

  • 我要先挑選出一個綠色,我的調色盤上只有兩個綠色:永久樹汁綠 (Sap Green) 黃調溫莎綠 (Winsor Green Yellow Shade)
我知道我咖啡罐的蓋子是偏黃的暗綠色,所以我選擇了永久樹汁綠 (Sap Green)而不是黃調溫莎綠 (Winsor Green Yellow Shade)  


  •  接下來是要挑一個調整色調的黃色,我的調色盤中有三個黃色。它們分別是 溫莎黃 (Winsor Yellow)、淡鎘黃 (Cadmium Yellow Pale) 、以及新藤黃 (New Gamboge)。其中我先排除溫莎黃,因為它有點偏藍,用它調出咖啡罐的黃綠色範圍會太小。所以我的選擇剩淡鎘黃、以及新藤黃;我這裡選擇新藤黃,因為它比較透明。
    然後我試調了兩個顏料,也就是永久樹汁綠跟新藤黃,得到的結果很接近我要的咖啡罐色,但還是太亮了點。

  • 這時重點來了,我要挑選一個一個增加暖度或中和綠色用的顏料,從繪畫色彩學中,我知道黃綠色的補色是藍紫色,我的調色盤上剛好有個藍紫色:溫莎紫 (Winsor Violet),我把它跟剛剛調出來的黃綠色再做調和,這個顏色就很令人滿意了。
雖然還是略有一些差異 (掃描時顏色會變淡,這點真的無法克服),但我們可以看到這系統性原則可以很簡單的調出我們想要的綠色。
 
(回到原文)
下面的圖可以把這個系統性原則跟繪畫色彩學裡的色相環連結在一起 (譯者:這裡Bruce MacEvoy用的是他自己的色相環系統,名叫藝術家用色相環)


綠色的基本顏料調和法
綠色調和的三系統性法則以及在繪畫色彩學的理論框架

很多藝術家會直接用方便性的綠色來取代黃+藍或黃+綠的配方,但還是需要至少額外的兩個顏料來變化色相跟明度,如此才能有足夠的綠色調色幅度。(當然,加水或白色來提高亮度跟加黑來降低亮度也是可行方法)

我們似乎忘了提到一個可能性,那就是能不能靠加一個亮綠色來提高亮度?在實際繪畫上很少有畫家會這麼做。因為在風景或植物畫中,最有效也最動人的綠色通常都比較暗沉。一定比溫莎綠或青綠/氫氧化鉻綠 (Viridian)來的暗沉許多,甚至連虎克綠或樹汁綠直接使用都會過亮跟不真實。所以很多畫者會選擇一個方便性的綠色來降低混色弧度,然後藉此限制他們作品中的綠色鮮豔度。最後再透過加黃或加藍的方式變化色相,以及靠調和對比色或不飽和色來降低鮮豔度/明度。這樣就可以提供畫者所想要的綠色種類跟對比了。

譯者:在台灣我似乎還沒看到過有學生是這樣學調色的,但是我倒是在郭明福所著的風景水彩初階一書中看到他建議風景畫學生可以多買些不同的綠色顏料來應付自然界需求。這跟Bruce MacEvoy的看法不同,也與我的看法不同。孰優孰劣就看個人喜好跟經驗了。但我還是要重申多買些不同的綠色顏料不能取代良好的混色概念與技巧Bruce MacEvoy在網站上提供的調色技巧與色彩學理論性解釋遠遠超過我在市面上看到的任何一本中文的水彩技法書。

所以這個畫家常用的綠色混色手法會引伸到一個概念,那就是我們能不能有單一一個基本綠色、它可以是個單一色粉顏料、廠商混和好的方便性的綠色、或是畫家自己的混和好的配方來接近他自己心中最佳的基本綠色。這樣要調色起來就方便多了,只剩後面兩個變化色相跟明度的步驟。

譯者:這個基本綠色概念能幫助畫者省去第一個選擇綠色的步驟,我的水彩啟蒙老師Ted Kautzuky就是用虎克綠來當基本綠色,然後靠加黃跟加藍來變化色彩,但他沒有提到要怎麼降低亮度,這不得不說是很多畫者會在教學時忽略的重要技巧。

然後這基本綠色概念到最後會跟前文所提的綠色三大問題有關:看出綠色、調出綠色、以及使用綠色。這些跟畫者的用色風格會緊密相連。用色風格通常包含有較暖、較冷、較亮、較暗、較鮮明或較為暗沉。不論是哪一種,它都會牽涉到人為刻意變化實景色彩。下方的圖示會將這些風格上的人為變化與畫用色彩學理論產生連結。

系統性綠色調色原則與變化實景色彩(用色風格)的關聯
看見綠色使用綠色的繪畫色彩學理論框架

系統性綠色調色法則其實很簡單,就是理解前兩張圖其實只是六個變化的一體兩面:畫家在使用綠色時,變化其實只有六種。而這些人為刻意的變化會影響你調色時的顏料選擇;這些顏料選擇最終會決定你畫面中的綠色變異度及區分。而前兩者就是繪畫用色彩設計的基礎。

譯者:Bruce MacEvoy的意思很簡單,你的用色風格跟你的顏料選擇(調色盤設計)以及刻意的變化息息相關。如果不能理解畫用色彩學與色彩設計,發展自我風格無異是緣木求魚。這也就是為什麼古往今來的許多大師都擁有不同的用色風格,但卻能引起共鳴;而很多初學者試圖發展色彩風格,畫面卻雜亂無章的最大原因。大師們的用色風格是有理論依據的,而初學者通常還沒理解色彩背後的運作機制,就開始閉門造車,終至失敗。

那在色彩學的顏色三大特性(色相、彩度、明暗度)上,綠色的變化其實只有很簡單的三種。

第一個就是色相的變化
  •  加上黃色會讓綠色偏黃,而且通常會讓綠色變得比較鮮豔。因為黃色通常都比較亮,而且也比較飽和。
  •  加上藍色會讓綠色偏藍,也同時讓綠色變深。通常也有人會說加了藍色會讓綠色變得比較不飽和,但這要看你的基本綠色決定,如果你的基本綠色本來就不是很飽和,加了藍色不一定會降低飽和度/彩度。通常綠色的明暗度跟色相比較容易受加入藍色影響。
第二個就是飽和度/彩度的變化:
  • 這就很簡單,任何綠色只要加了少量對比色,就會偏向低飽和度與彩度。通常視加入的對比色而定,綠色加了對比色常會變暖、變暗、或是變灰。這三者其實都跟飽和度的降低有關。
第三個就是明度的變化:這有兩個方法。
  • 第一個方法就是加水,加越多水就能讓顏料越稀釋,越可以讓白紙的反射光透過顏料層到達眼睛,看起來就越亮,明度就越高。
  • 第二個方法其實之前就有提到,加入黃色能讓綠色明度增高,加入藍色或互補色能讓明度降低。

所以運用系統性綠色調色法則來思考如何調出綠色有個好處。它能夠同時解決如何調出綠色,以及同時增進你對於綠色的理解和綠色在畫面中的色彩設計。也就是說,它能一次解決如何看出綠色、調出綠色、跟使用綠色這三大問題。特別是這法則能夠最根本的改善你畫面上綠色的變化與對比。任何畫者,只要能了解綠色的六種人為刻意變化方法(也就是系統性綠色調色法則的另一面)來選出三個合適的顏料來調出綠色,進而藉由如何操控這三個顏料的比例來再現景物中的綠色對比,發展自我用色風格增進對綠色的理解根本就不成問題。

譯者:所以以後在調綠色時,不要忘了你一定需要至少三個顏色

3 則留言:

【#pan】 提到...

我是多麼的幸福能夠在台灣看到這種文章。水啦~~

匿名 提到...

太感謝你了!
我是一位水彩初學者,你的文章每一篇都解答了我好多的疑惑,學到很多,十分感謝!!!

lazyegg 提到...

謝謝你的教學文,我也是業餘想學水彩~~因為買了雄獅水彩餅,覺得顏色真的好醜><,所以剛買了溫莎牛頓學生級的水彩,覺得真的超美的,整個視界變多彩飽和了!!真感嘆為何一般文具店買不到真正的水彩呢?小時候的夢想就這樣被扼殺了,只好長大實在過過乾癮><!